»

严校长及其教育理念

严元章校长--一位绝对坚守母语教育的校长,在新马教育界服务十五年,先后在槟城韩江中学、麻坡中比中学、峇株华仁中学、南洋大学文学院以及香港中文大学努力实践其教育理念。

开始知道严元章校长,是因为「课室布置活动」,我认为他是一名具前瞻性的教育者,另外我又由校歌的一小段中知道严校长对学生的期望--「成人又成才」,后来又有幸从同学手中借读到校长的著作《教育论》,深深了解到一名教育者的期望和信仰是多么需要去定位自己的角色。如此,由然而生的,是去扭正整个教育观念和环境的力量,比更坚信母语教育的必要性。

严校长认为学校的主体是学生,一切教育的考据点都要放在学生身上。学生是不当家的主人;老师是一名谆谆相教、事事辅导的「辅导者」,这就是他在《教育论》本体论一文中强调的孔子--亲近共活的方式。因此,老师必须认清「主」、「客」的趋势,全力辅导未来的菁英,用「辅」而非用「管」的方式纠正学生的言行。填鸭式的旧观念必须舍弃,建立一种学生能举一反三的思考能力。在这同时,老师又指导学生养成正当的价值判断,以「正人」为目标,成就「通人」的境界,而「通人」乃指通情达理、通权达变、博通古今、学贯中外以至集大成的圣人。另一方面,他又强调在「成人」的过程中,「成才」又需兼顾,「成才」是以专才为目标手段来成就「全才」,而「全才」则是一名全能的体育家、多才多艺的技术家、各种结合的科学家、全科的医学家,以至文武全才的政治家。这「成人成才」就为严校长教育宗旨经实践后的结果。

前段乃为严校长《敦育论》中重要观念。这之外,严校长坚持捍南母语教育的精神更令我们钦佩。他在新马期间,连任七年教总理事会教育顾问,之后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期间也极力推行母语连贯性的教育方式,他认为母语肯定是「教育」媒介语,否则就违反了世界通例、语言的连贯性,更进一步对学生表达能力、思考能力造成伤害。严校长身为一名教育实践者,曾经为了香港教育极力呼吁执政者施行母语教育。

严元章校长的精神可为许多有志于教育工作者提供许多鼓励和教学的心理准备。教育者必须准备好去亲近学主,以自己的表现作为学主的行为模式,教学生打从心里敬你。严校长是一位律己严的校长,他不厌其烦的去指导、关心老师的教学,一生奉献于教育而终身未婚。

严校长离开华中已有三十年,但至今他的治校精神还存留在华中,这是他过人之处。他对教师要求高,但他也替教师谋福刊,更期望社会袷教师更有保障的社会地位,以便教师全心全意的辅助「幼主」,让下一代的生活环境更为舒适、学习能力更能加以发挥,进一步才能创这一个和谐的社会。唯有正确的教育系统,才能达到一个和谐,富有智慧的社会环境。

如何去改变人性的弱点--抛弃权威,不计一切的奉献自己,是教育者值得注意的问题。严校长已经给了我们非常有益的指引,对于他的理想、他的教育宗旨以及他对教育的一切,尚须许多人去实践相仿效。

严元章校长小傅:

一、中国四会县人。一九O九年出生。未婚。

二、金陵大学文学土;中山大学教育硕士;伦敦大学哲学博士。

三、在星马期间,曾任槟城韩江中学教务主任(一九五二),麻坡中化中学副校长(一九五三-一九五四),峇株华仁中学校长(一九五五-一九五九),星洲南洋大学教授兼文学院院长、学生福利委员会主席、教育学系系主任。又曾任教总教育顾问多年,后因维护教总而被马来西亚政府禁止再入境(一九六二)。

四、香港中文大学教育学院讲师(一九六五-一九七O)

五、一九八四年九月出版《教育论》。

参考书籍:

一、《教育论》 教总

二、母语与教育 教总33年(页783-787)

三、严元章博士其人其事 南洋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