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谈母校办学方针–专访白纯瑜校长

十月二日,本会理事一行人回返峇株,对母校校长白纯瑜先生进行了访谈。目的是让校友知道白校长的办学方针,毕业学生的出路问题。

白校长出生于槟城,曾赴中国的西南联大攻读外文系,毕业后;申请进入清华大学研究院钻研获准。惟未入学,原因是他申请庚子赔款的奖学金也已获得批准。正当他准备启程前往英国深造时,内战蔓延过来。他只得匆匆回马。

他曾在星槟日报担任电讯翻译,三小时内可译五千字,速度奇快。他也在韩江中学执教。此后,他曾数度设法同中国和英国当局联络,争取赴英深造,但因中国政权已经易手,结果徒劳无功。

一九五五年,白校长进入峇株华侨中学(后改为华仁中学)服务。五八年,他受邀前往英国教育学院研究教育一年。六三,六四年,白校长在南洋大学兼课,教授英文作为第二种语文的教学法。他教书尽责,态度认真,很受敬佩。

白校长在教育界服务已有二十多年。他的中文根底好,英文造诣也深,办学经验丰富,教导有方,尤其是对教育问题,颇有独到的见解。因此,由他谈谈教育问题,尤其是华校与英校的问题,可说是恰当不过的?。

首先,白校长强调:『我们办学主要是以人为对象,不是以考试为对象。』一般上,接受中华文化熏陶的学生,待人接物有分寸,刻苦耐劳,他们对社会与道德的价值观念,同其它源流学校的学生不大相同。

反观英校办学的主要目标是考试与文凭。以前,英殖民地政府为了培养公务员,规定英校的学生默写和算术一定要及格,其它科目则没关系。这些公务员都是效劳殖民地政府。他们念完九号位,英文程度不高,难以阅读含有哲理的好书。因此,所学的多是英人的皮毛。这么一来,他们就没有文化根基,中华文化没有,英国文化也谈不上。华人念英校什么都没有。

这种现象一直存在到现在。年来,他们有些染上西方不良的习惯。对于西方人的作为,他们盲目的模仿,学样,而不分好坏,是非。这是他们接受以考试为主要目的之教育的结果。

白校长说,英校生也有好的,但是很少。他们在人文方面很差,在工艺学科方面或有成就。

谈到华人把子女送入英校的作法,这位精通英国语言文学的校长指出:这是开倒车。

他说,希望子女多念一点英文的家长,应该把子女送入华校,接受中华文化的熏陶,同时请人来补习英文,这才正确。如果把子女送进英校,而请人补习华文,那将事倍功半:英文学不好,华文学不了。

白校长问道:『我们华中为九百个家长提供华文中学的教育,有什么不合理?』至于要子女完全念英文的家长,尽可把子女送入英校。

一路来,某些人不断鼓吹要把华文中学的教学媒介语改为英文。他们的论调不外是:(一)升学方便。(二)可以提高英文程度。这些理由是否能站得住脚呢?

白校长的答复是否定的。

他说:(一)大学的课本多是英文,对华校生不方便,这是事实。但是,大学的课本改为英文(有些大学的课本原本就是英文的),这只是个小困难,因为华校高中生对英文已有基本的认识。但是,如果华校的高中课本要改为英文,就有双重困难,因为在课本的内容和语文上,要学生兼顾就很不容易。如果说高中课本换为英文还是不够,那么;初中课本也应该换了,小学课本也应该换了,到了最后,华文学校也不能办了。

很明显,中学应有完整的系统,不能更改。至于大学,一般上是有一年的时间给学生念语文,如英文、法文、日文等。华校高中生接受了完整的华文中学教育,加上他们念了许多年的英文,一进入大学,都能应付。

(二)如果把华文中学的课本改为英文,那么学生要注意学科内容呢?还是语文(指英文)?一个屁股坐两张椅子是会摔倒的!其实,学生要多念英文,要提高英文的程度,应该从英文一科着手,不要动到其它科目。若把各科都改为英文,那是舍本逐末,因果倒置了!现在是什么时候,还要提改换课本的事?我们是根据董事部的意旨:办华校,地地道道的华校呀。

白校长继称:『根据我们办华中的经验和成绩,已证明了我们上述看法是正确的,他们的论调是站不住脚的。』

他分析道:(一)华中学生能升学。他们到台湾和南大深造,再到英、美、加、澳,纽等国念第二学位,学成归来。这证明了他们虽然没有读英文本,也能进入英文大学,功课也不输给别人。

即使不念台湾的大学和南大,他们也能直接出国。他们不念英文本,就不受HSC,MCE等政府考试的限制。

他举例说:去年,华中将近十位高中毕业生前往英国念先修班。今年,他们全部考入大学。(按英国教育部的规则,念一年先修班的学生不能参加公共考试,要念两年才行,若以私人考生的身份参加则行。谁要进入大学,就必须通过公共考试这一关)他说,有些华中学生甚至只花二年半时间(通常须三年)就完成大学课程。

华中学生在海外受欢迎的程度,可从下列函件中看出。这封信是英国ACTON学院理科系主任寄给白校长的。大意如下:大马是英联邦之中的一国,柔佛是大马的一州,峇株是柔佛的一个小镇,华中是镇里许多中学当中的一个,但是;华中已逐渐在英国各大学驰名。我们非常愿意招收你们的学生。

总之,白校长说,华中学生升学的道路宽广,可到英,美、加、澳、纽,也能到台湾、日本等地。

(二)华中学生也能就业。有些家长希望子女当公务员或小学教员。但是;政府机关能聘用多少公务员?其实,这种职位的空额不多。政府学校的学生许多都是望门兴叹,不得其门而入,遑论华校生?何况,我们不能因为有些人要当公务员或小学教员,新把华文课本改换为其它语文。归根结底,学生出路是社会问题。政府学校的毕业生失业没饭吃,也是社会问题。这是所有源流学校的学生都共同面对的社会问题。

白校长强调,华中毕业生要就业的,大部份还是要回到华人社会。他们可进入商界,也可搞工业,甚至其它行业,由于通晓三种语文,他们更能适应,更能发展。

如果华校生进入社会后,觉得自己的英文还不够用,所担任的工作要更深的英文,他们尽可自修,多读英文书报,努力充实,求取上进,最终还是能克服这方面的困难。

若是英校生进入华人社会,发觉自己的工作需要使用许多华文,既使他们有心自修华文,还是很难的,至少比华校生自修英文难得多多。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念过华文,或是华文根基薄弱的缘故。

最后,白校长披露,母校已决定增设语言实验室。仪器和装置费约需十万元,刻在洽购中,全部工程年底完成。这间语言实验室将为在藉学生提供英巫语文的训练,以提高他们的语文程度。

当我们向白校长告别,离开校景优美的母校时,这位献身华教的教育家的含有深长意义的话语,不断在我们的耳际回响:『我们办的是地地道道的华校,同时也顾及其它语文。』